您的位置: 儋州信息网 > 体育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八百一十四章 扶桑城

发布时间:2019-09-16 16:57:57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八百一十四章 扶桑城

南岭区,赤炎境。

扶桑城,乃是赤炎境最大的城池,皆因该城自建立以来,则就驻立着一方豪族,称霸四方,横压八面,引无数修炼者朝拜。

故而,千年过去,昔年一介荒域之地则便成了现今赫赫有名的雄城。占地百万里,城墙高万丈,耸入云端般,如太古凶兽匍匐在此,城墙法阵浮现,如龙蟒盘踞。散发出的气息,足以让宵小不敢入门。

而在今日,一群人从城外缓缓走来,步履闲散,神色慵懒,就像是寻常游人,蹁跹而至。

一共七人,为首者乃是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女子,肤色黝黑,穿着武士劲装,看起来气质英武,有着几分豪侠之气。

旁侧则是一位看似同龄的青年,一身蓝袍,猎猎飘扬。黑发轻束,随意摆动。其身躯宽厚,肩宽体阔,笔挺伟岸,整个人朝气蓬勃,气势浑厚刚毅。

只是,此时此刻,这看似卓绝非凡的青年,脸色却是有些苍白,像是营养不良,暗显着几分枯黄。

不言而喻,这批人正是秦鸿与桑木等人。身后自然跟随着铭苏,穆棱,雷迅,秦蛟等太古凶兽后裔,及上古异种,外加一个光头中年血鸠,浑身煞气而来。

这批人皆都气势超绝,浑厚霸气,即使气息皆都内敛,走动间依然带着一种狂纵气息,横压得空气都是粘稠深沉。使之擦肩而过者,无不顿觉身躯一沉,脚步一滞,浑身血液都像是要被压迫得滞留一般。

所过之处,引得无数人侧目骇然,目睹着他们的风采,都觉得惊世绝伦,让人默不敢言。

入城之时,几人径直掠过,守城的武道王者,带队巡逻的皇境至强,都是不由自主的退避,不敢靠近,纷纷仓惶而退。

倏然掠过,七人相继前行,直奔扶桑城中豪族驻地。

途中,原本喜气洋洋,一路笑容满面的桑木逐渐深沉下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平淡的面孔。

“怎么了?”秦鸿有所觉察,不禁问道。

桑木闻言一叹,解释道:“公子莫怪,桑家乃豪族,实力虽不比林氏名门那般望族,却也非同小可,远超于西江境岭南十城那般世家。故此,桑家派系林立,相互倾轧,我非嫡系,故而时常受人挤压。”

“若公子随我回府,必然会惹来流言蜚语。届时,还请公子多多海涵,莫要冲动,误了我桑家。”

秦鸿之威,早已深刻进桑木心中。一怒之下,屠戮灵宝一城,杀得岭南十城世家不敢抬头。那横压西江境岭南之地的曹氏世家都是覆灭,全族夷灭。

这般凶残,让桑木打心眼里胆寒,故此忌惮秦鸿之威。若是惹恼了这家伙,不分青红皂白的在桑家闹这么一回。即使桑家乃豪族,怕也是得伤筋动骨一番。

与之秦鸿相处日久,桑木就愈发清楚秦鸿的可怕,不知其潜力与资质,其背景更也是可怕到惊人。

单不说铭苏、穆棱、雷迅这些太古凶兽后裔,就秦蛟一头帝尊级别的强大帝妖,都是足以让人想入非非。

能让一头帝尊级的妖兽甘心守护的年轻人,来历会低吗?更传闻秦鸿背后有至尊,这就更加让桑木震撼不已,对秦鸿从最初的感激到敬重,再到现在的敬畏了呢。

故此,桑木才有此一言。

秦鸿听得桑木的意思,不禁摸了摸后脑勺,哭笑连连。什么时候,他一代纯真的少年郎,也变得如此让人敬畏交加了呢?

沉默中,一行人来到了桑家宅邸外。

街道通行,一眼则可看到,在那街道尽头,横跨万里的疆域,耸立着亭台楼阁,宫阙殿堂。富丽堂皇,恢弘别致,尽显豪族底蕴与风范,气势宏伟。

而在宅邸府门外,更有皇境至强负责立岗,守候着府门周全。

这般底蕴,较之寻常世家,哪里是能够比得上的?

秦鸿都是咋舌,这在中元大陆,连皇朝宫城都是不曾有如此大的规模呢。毕竟一位皇境至强,在那苦蛮地都是盖代人物,属于拔尖的巅峰存在。

帝君不出,唯他们称尊。

然在桑家,却也只是看门的而已。

“站住!”

几人随着桑木入府,欲要跨门而入,却被守门护卫截拦了下来。

“桑家重地,闲杂人等,滚一边去!”守卫漠然斥道,语气霸道,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顿时,秦鸿等人脸色一变。

“你放肆,连我也要阻拦吗?”桑木愤怒斥道,帝威横压而出,让得守卫顿时惶惶颤栗,站在原地不断打颤,眼看着恨不能跪伏在地。

“原来……是……三小姐回门,是属下们眼拙,请三小姐恕罪。”守卫顿时面色讪笑,惶惶回应。

半年不见,三小姐的脾气居然变了许多,历来温柔的脾气,怎的如此霸道易怒了呢?

嘴上赔笑尴尬,守卫的心头却是惊疑不定。

“让开!”桑木冷着脸喝道。

“三小姐,这……这不能啊!族中有令,一律来历不明者,不许入桑家。”守卫闻言顿时苦着脸回答,说话间,眼角余光下意识的看向了秦鸿等人。

这些人的气息,不显山不露水,但冥冥中却散发着一股浑厚骇然的威压。足可见其实力不简单,常人难以招惹。

故此,一干守卫下意识的想要截拦,不能让这些人入得桑家。若是不然,出了什么事情,桑家会将他们剥皮抽筋的。

并且,三小姐桑木在桑家并不得人心,地位也不高。故此,一干守卫也是得了命令,存心想要压一压桑木的气焰。

这在桑家很常见,也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历来如此,桑木也只是一言不发的走开

,不会发脾气。

但不曾想,而今归来,却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他们是我朋友,无需你们操心。”

桑木大手一挥,一股威势直接扫开了一干守卫,府门畅通,直达内府。

“公子请!”桑木侧身示意,亲自迎着秦鸿入府。

这般态度,就更是让得守卫们骇然,这批人什么来头,居然让得三小姐低声恭迎?

一时间,守卫们都是脑门见汗,有些惶惶难安。可莫要招惹到了惹不起的人啊。

秦鸿等人目不斜视,从始至终都是不曾细看过这些守卫,径直踏过府门,入得桑家。桑木紧随其后,头也不回而去。

这般洒脱与傲气,让得守门的护卫顿时舒了口气,同时心头愈发的胆颤心惊。

“你们继续守着,另外派人跟着,我去禀告大夫人。”看似领头的守卫叮嘱了一番,随即掉头匆匆跑开。

桑家,不愧为一方豪族,在南岭区势力强大,底蕴雄厚,横压千万里疆域。整个赤炎境之中,都是一家独大,压得四方大家都是抬不起头来。

桑家老祖宗,成名数百年前,乃是一位实力超强的至尊人物。其归隐后坐镇桑家,让得桑家稳固如神山,赤炎境无人敢撼动。

甚至,桑家之名,都是远传他域,南岭区数个境域都是赫赫有名的。

豪族之势,便是如此!

桑木乃桑家族长偏房所生,偏房背景不高,在桑家底气不足。故此,长年累月被长房大夫人压制。久而久之,桑木在桑家也是难以抬头,倍受打压。

从跨门入府的状况,就能够看出几分异样来,桑木在桑家,并不得宠。

秦鸿几人随桑木前行,穿堂入室,最终抵达了桑家宅邸的一方偏院内。此院好大,有着独立的香园,花圃,亭台楼榭,及厢房,面积倒是足够宽阔。

只是,院落地段却是偏僻,距离桑家核心远着呢,属于桑家偏僻一隅。有此更可看出,桑木母女,在桑家都是不得势。

“公子随我来!”

入得偏院,走过长廊楼阁,桑木则是领着众人近了一间后堂。

人未至,几人却远远的听到了一阵木鱼声,有诵经声传开。嫋嫋娜娜,如古佛禅唱,节奏有致,清明缓沉。

这般声音,若是放在佛门古刹,只怕会被人当做得道高僧在诵法。

“母亲,阿木带了朋友,归来看您了呢。”后堂门外,桑木远远的则便是喊道。

声音传出,诵经声戛然而止,木鱼声悄然停顿。而当秦鸿等人走近后堂门前时,堂门适时被拉开,顿见一位穿着简朴长衣,梳着云鬓,面色枯黄的中年妇女迎了出来。

“这便是我母亲,云姬。”桑木介绍道。

“见过夫人。”秦鸿看了云姬一眼,当即施礼,不曾少了礼数。

“远来即是客,家居寒舍,请诸位入内。”

云姬两鬓斑白,年不过五十岁的她,却看上去如六十岁老妇。只是,其面色虽枯黄,却并无褶皱,且气质出尘,如佛门菩萨般,给人温和感。故而初始看去,却也如中年妇女,只显沧桑,不显老迈。

其开口说话,声音带着沙哑低沉,没有禅唱诵经时的清明。许是常年枯寂,才得以习惯了这般嗓音。久而久之,也就显得深沉了许多。

在云姬的邀请下,桑木的带领下,秦鸿几人入了后堂。左近自有客座,亦有茶桌相伴。

迎得秦鸿入堂,云姬则是转身忙碌,不一会儿捧着一副陶瓷茶壶归来,为秦鸿等人斟满了茶水。茶香清淡,却泌人心脾,呼吸间都能给人一种洗涤心灵浮尘之感。

“远客而来,寒舍简陋,只得奉粗茶一杯,诸位请用。”云姬朴素却懂礼,不失教养。

“多谢夫人!”

秦鸿举杯谢过,细细品尝,只觉唇齿留香,茶香在唇齿口喉中回味,似在荡涤心灵,让得一路疲惫浮尘之感都像是烟消云散。

“好茶!”

如此茶水,都像是蕴含佛门禅意一样,一杯之数,却也让人瞬间放下浮躁,似要戒掉凶戾杀戮,整个人都要平静安详下来。

AA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
小孩厌食怎么办
小孩便秘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