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儋州信息网 > 体育

虚拟运营商Solavei申请破产创新不足

发布时间:2019-12-01 17:52:22

虚拟运营商Solavei申请破产 创新不足成发展掣肘

在全球移动通信市场上经历了十余年的发展后,移动虚拟运营开始由盛转衰。据国外媒体报道,T-Mobile美国公司旗下移动虚拟络运营商Solavei近日向华盛顿西区美国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据悉,Solavei于2012年9月推出移动虚拟络运营相关服务,然而,短短两年时间,这家虚拟运营商就走到了穷途末路。   全球虚拟运营商成功与失败的经验教训为我国的虚拟运营业务发展提供了较有价值的参考,但舶来的经验毕竟有限,漫漫长路还需虚拟运营商自己“摸石头过河”,找准定位最关键。  全球虚拟运营商缘何频现关闭潮?  移动虚拟运营的发展可追溯至上世纪90年代。1999年,英国电信局率先提出虚拟运营商(MVNO)概念,自此,全球虚拟运营发展开始起步,每年新增MVNO数约25个。2004年,虚拟运营发展进入高峰期,全球年新增MVNO的峰值达80个。然而,2008年以来,年新增虚拟运营商数量却逐年下降,最近几年甚至出现了虚拟运营商关闭潮。今年2月,美国虚拟运营商PrepaYd宣布停止运营。3月下旬,英国虚拟运营商Ovivo Mobile在上线两年后停止了服务。6月,美国虚拟运营商Solavei也申请了破产保护。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球共有超过1100家虚拟运营商,大部分集中在欧美国家,而全球约有25%的虚拟运营商最终停业或被收购,那么,导致虚拟运营商经营不善乃至被市场淘汰的因素究竟是什么呢?  首当其冲,虚拟运营商同基础运营商的关系不可忽视。PrepaYd就将其停业归因于移动运营商Sprint终止合约,并声称要对Sprint发起反垄断诉讼。无独有偶,Ovivo Mobile倒闭的背后也折射出虚拟运营商同基础运营商的利益关系,Ovivo Mobile租用沃达丰的络,而在其停服前,沃达丰公司表示要严格挑选转售合作伙伴,将只允许“愿意分享一部分收入的伙伴”使用自己的络。  其次,细分失准制约虚拟运营商发展。以迪士尼旗下的虚拟运营商Mobile ESPN为例,这家成立于2005年的美国着名体育电视,其用户定位为一群有高支付能力的体育迷。ESPN单方面认为用户喜爱其体育节目内容,也必将青睐其无线服务。但事实上,ESPN的潜在客户早已通过其他运营商享受到了类似服务内容。由于错误的用户定位,Mobile ESPN于2006年底停止了服务。  再者,创新不足、业务模式单一成为掣肘。2012年开始营业的英国虚拟运营商Samba Mobile,其业务模式是为用户免费提供3G移动宽带接入,但前提是用户上时先要观看广告视频,Samba则以广告收入为收入源,由于业务单一,Samba被迫关闭服务。  国外虚拟运营商的制胜之道  在全球虚拟运营市场上,虽然许多国外虚拟运营商难逃“停服”厄运,但也不乏“持家有道”者,它们凭借“杀手锏”叱咤全球通信市场。  英国第一家移动虚拟运营商Virgin Mobile成立于1999年,被公认为是全球最成功虚拟运营商。Virgin Mobile母公司Virgin集团是英国着名品牌,业务涉及唱片、杂志、航空、服装、计算机游戏、金融服务等各个领域,其品牌象征着品质、自由、创新和挑战,因而Virgin Mobile自诞生之日就拥有了强大的品牌支撑。成立之初,Virgin Mobile敏锐觉察到,传统运营商针对低消费用户的服务并不多,于是和MTV络签订了内容和市场推广协议,MTV络向其用户提供音乐、游戏、综艺节目等娱乐内容,助力其品牌知名度的提升。同时,Virgin Mobile也专注于细分市场,根据不同用户群的不同需求分别提供标准服务和特色服务。依靠品牌的市场优势和细分市场策略,Virgin Mobile一路高歌猛进,时至今日,其业务范围已横跨欧美亚多个国家,用户数量超300万。  Tesco Mobile是英国最大的虚拟运营商,目前本土用户数量已超过350万。它是英国零售业巨头Tesco与移动运营商O2于2003年成立的合资公司,而Tesco作为英国最大的零售企业,早在2012年底,就在英国拥有了近3000个零售点,涵盖大型超市、连锁店、便利店等多种线下业态。因此,Tesco Mobile依托得天独厚的线下渠道优势,以商店、店内专柜、上商店等形式推广电信业务。  作为全球首家采用完全线上社区模式的虚拟运营商,西班牙的Giffgaff在业务创新方面有不俗的表现。Giffgaff不开设呼叫中心、没有实体店、不卖充值卡、也不做广告,完全以用户的深度参与和互动为核心,用户通过自治的在线社区实现购卡、充值、客服、营销甚至产品研发等在线互助式服务,还能通过“回赠”机制从公司的系统中获得回报。  我国虚拟运营商路在何方?  放眼全球,虚拟运营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在我国,虚拟运营发展正处于起步阶段,呈蓬勃之势。前两批移动转售业务牌照已经发放,第三批牌照也有望于近期下发。毋庸置疑,对行业而言,虚拟运营商进入市场将有效刺激竞争,鲶鱼效应显现;同时,转售业务会促进互联和传统行业的跨界融合,推动通信业服务于其他行业。对消费者而言,移动转售业务的深入进行,将使其从多样化服务和低廉价格中获益。  当前,中国移动通信用户已突破11亿,市场空间逐渐趋于饱和,但4G时代的真正来临,又提供了新的市场空间,在此背景下,虚拟运营商路在何方?  此前,虚拟运营商在资费上纷纷采取流量不清零、自由选择套餐组合等促销手段,诚然,当服务市场进入相对饱和的同质化阶段时,价格战在所难免,但“赔本赚吆喝”的低价营销注定不会持久。外国虚拟运营商的经验教训给我国的虚拟运营业务发展提供了一定的借鉴参考。其一,最主要的是要处理好与基础运营商的关系,不要与其正面竞争,那样只会“死得快”。其二,我国虚拟运营商大多在其他业务领域有较好的表现,应利用好这些领域的品牌知名度和渠道基础,将原有业务与移动通信业务较好融合,在业务和商业模式上有所创新。其三,应深入挖掘基础运营商还未涉及的细分领域,侧重提供差异化服务,切忌大而全,所有虚拟运营商各切一块,集合起来方能做大“蛋糕”。  值得注意的是,外国经验毕竟有限,也不完全适用,我国虚拟运营商应更多借用互联思维。虚拟运营商路漫漫,“这口饭”并不是那么好吃的。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中国的90%的虚拟运营商申请前都没想清楚要干什么,因此,在“摸着石头过河”阶段,虚拟运营商最关键的是要找好自身定位。

沈阳汽车资讯网
民生历史
金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