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儋州信息网 > 游戏

妙手狂医 第1091章 鹬蚌相争

发布时间:2019-09-24 15:06:38

妙手狂医 第1091章 鹬蚌相争

宋大乔见叶天已经动心,开始犹豫,“叶先生,对你只有好处。<-》”“算了,还是让我认真考虑一下,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能大意。”正当姜玉几人都以为叶天会答应时,哪知这家伙又拒绝马上答应。不明确拒绝你,但也不马上答应你,说穿了,就是对条件还是不太满意。重要?对他叶天而言重要什么?他他叶天只是个商人,重要的就是赚钱

妙手狂医  第1091章 鹬蚌相争

,如今将钱送上门给他,他还不满意?装什么装?姜玉又想骂人,想将叶天骂得狗血淋头!几人想将叶天留住,又找不到理由,开不出加优厚的条件,再开条件,他们也得请示上面高层,自己作不了主。叶天刚走出包间,见走廓尽头有两个人守在那,此时见他一出来,马上拿出不知打给谁。天哥确认自己不认识对方,虽然挺好奇对方是何人,但他也不可能走过去。不待人走出酒店大门,周怀昌急急从后面赶上来,“小叶,别急着走,咱们再聊聊,有人想见你。”叶天这才知道,敢情刚才那两人是桩子,是通风报信用的。“周部长,还有什么事?”叶天明知故意,心里多少也猜到一些。“呵呵,咱们进去再聊。”周怀昌异常热情,拉着叶天手臂就往里面走去。肯定跟医术交流会有关,看来两方都想赢,都是为了赢而不择手段,周怀昌也说过,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医术交流会,两者之间在周怀昌的拉扯下,叶天又再折回,这次他去到另外一个包房,在里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叶天打量着对方,对方也在同样打量着他,只是对方十分眼熟,好像在哪见过,偏又想不起来。没认出对方,对方倒是先行站起来,笑着伸出手:“小叶,你好。”叶天糊里糊涂地伸出手与对方握在一起。此时,对方又开始自我介绍:“我叫吕伟付。”叶天仍然想不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对方,有一点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绝对见过对方。见叶天那副疑惑的表情,周怀昌连忙开口小声在叶天耳边解释:“龙省一把手。”周怀昌的解释这才让叶天大悟过来,难怪自己觉得对方眼熟,原来如此。双方一阵客气过后双双坐下,叶天哪想到吕伟付这个龙省一哥会出现?而对方的出现是让叶天意识到,今天多半怕是有备而来,不达目的不罢休。也罢,你们想得到利益,正好,我也想得到利益。“小叶,咱们也不说那些虚的,想必你也多少猜出我今天来的目的。”吕伟付直接开门见山,玩虚的不适合。叶天向微微点头,算是承认。“国给你开出什么样的条件?”吕伟付问。叶天回答:“国国籍,外加十年税。”论是吕伟付还是周怀昌,听到叶天的话后都忍不住嘴角一阵抽搐,估计他们都没想到国会如此下重本。“你答应了?”国开出怎样的条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叶天怎么做。叶天笑着摇头表示没有,“还在考虑中。”吕伟付两人暗松口气,不得不承认,两人的情绪自控能力还是很强,很就恢复正常。“此外,他们还开出另外一个条件。”叶天又道,他就是故意要让吕伟付紧张,“只要我不参加这个医学交流会,给我税八年。”吕伟付想骂娘的心都有,小这一招够绝,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那么大的好处,换谁都法拒绝。表面淡定,内心则论如何都淡定不起来,国的条件太优厚,优厚到让人法拒绝。“小叶,你不能答应他们。”周怀昌说道。“为什么?周部长,我只是个商人,商人逐利,我实在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理由去拒绝,除非我能得到什么好的条件。”叶天这话已经不等于是暗示,而是赤果果的伸手要好处。你们不是要斗吗?那你们斗,鹬蚌相争,渔翁总会有好处的。周怀昌与吕伟付两人纷纷苦笑,叶天这小子的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主动伸手要好处,普天之下也怕只有他一人。“你需要什么?”吕伟付将主动权交还给叶天,让叶天去出招,谁知这小子的胃口有多大?叶天不得不佩服对方,人老成精,对方这样一问,叶天还不知怎样开口。想了半响,天哥说:“人家国都舍得开这么好条件,你们没理由不给吧?”吕伟付问道:“你的意思是假如我们给你好的条件,你就会去帮国。”叶天说道:“我是华夏人,这点永远都不会变。”“那你的意思是?”吕伟付不太明白叶天想表达什么。“呵呵,我是华夏人,这个没错,不会改变,对什么国的国籍,我没兴趣,不过,我可以不出席医学交流会,对方只是要求我不出席就行,这样不会妨碍到你们吧?”这句话将吕伟付两人问哑,叶天说得对,他真不出席医学交流会,的确没妨碍到任何人,谁也不能拿这事来说事。参不参加,人家有选择的权利。“小叶,你说过,你是华夏人,应该有荣耀感,咱们不能输。”周怀昌说道。“周部长,没你说得那么严重,即便我不出席,咱们国内也有很多顶尖的高手专家,我没妨碍到任何人。”吕伟付两人都明白叶天的意思,不给好处,他会答应国方面,如今,这小子把自己当成物品拿出来拍卖,价高者得,掉钱眼里去了。国开出条件太吓人,一时半会的,吕伟付也给不了叶天任何承诺。“小叶,论如何,请别答应替他们出头参与交流会。”周怀昌对叶天的医术十分了解,一旦叶天真被国说动,替国参加这次的医术交流会,那华夏将不会有赢面,目前为止,叶天好像还没有什么病是治不好的,什么病到他手里都像小儿科一样。“放心,我不会答应。”那是叶天的底线,论如何不会碰触到。周怀昌问道:“小天,说说你的条件。”“十年内税。”叶天说,“这应该不过份吧?人家国都能开出那么好的条件,咱们国家这么大,没理由做不到。”“五年龙省税。”吕伟付也是个果断之人。“不,我指的不单是在龙省,而是国。”用咱天哥自己的话说,他是一个有理由有抱负之人,岂会将目光定格在龙省这么一个地方?“十年,十年税。”吕伟付有些淡定不下来,十年,华夏那么大,相比之下,国并不大,远远没有华夏的面积,换言之销量也远远不及国内。叶天太贪心!这是吕伟付此时的想法。天哥贪心吗?好像有那么点。如此条件,吕伟付也作不了主,必须得请示上面。谈到这,谈话似乎就陷入僵局,有点谈不下去,叶天不肯作出让步,吕伟付又作不了主,事情涉及面太广,已经不是吕伟付这么一个人能作主。“小叶,十年太多了。”周怀昌说,如此荒唐的要求,估计上面高层也会够呛。“多吗?并不多。”叶天并不认为会过份,事实上他提出这个条件,也带有生气的成份,上面高层的做法实在太让他失望。“这样吧,正好我也还有点急事,而你们估计一时半会也给不了我答案,我看大家都考虑考虑吧,怎样?”吕伟付同意,站起来,“小叶,有时间常来做坐。”叶天知道对方这是打算终止这个话题,对此,叶天准备走人,刚转身的他又忽然想到什么,回头对吕伟付说道:“吕记,王林是不是犯什么错?”吕伟付不答反问:“他找过你?”叶天同样直接回答,只是说道:“我只是听说,王林这人我也算了解,挺不错的一个人,被人弄下来,替他感到可惜。”“呵呵,小叶,国家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吕伟付打了个马虎眼。叶天笑笑,不再说什么,与吕伟付二人道别后便走出包间,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相信吕伟付也应该清楚他的用意。吕伟付没想到叶天会冷不防提起王林,于是他想了很多,叶天绝不会端提起王林,那样说,肯定有他的理由与原因。吕伟付已是成精的人,很就想明白叶天的真正用意,那小子怕是对某些人不满吧?替王林打抱不平,只是,他何时跟王林走得如此之近?这事他并没听说。叶天如此关心王林的事,倒不是跟王林有多熟,完因为王帆思那女人,可以说王林是沾了他女儿的光,没办法,谁让他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倘若吕伟付知道叶天的真正想法时,不知会不会气得骂人。走出包房的叶天又被姜玉拦住,对这女人,天哥十分头痛,“我说,刚才不是谈好?还不甘心?”“他们给你开出什么条件?”姜玉问。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贵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内江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伊春治疗睾丸炎医院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费用贵吗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有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