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儋州信息网 > 时尚

踏天争仙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方荡设宴

发布时间:2019-09-16 15:26:38

踏天争仙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方荡设宴

洪洞世界的诸位真人怎么都没想到萱幽花竟然直接砸碎了洪洞世界的大门闯入洪洞世界中。

现在的洪洞世界已经今非昔比了,十数位六成真实真人坐镇其中,更有方荡这种奴役七成真实境界的真人存在,任何势力想要对付洪洞世界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力量有多少。

而如萱幽花这样直接砸破洪洞世界的大门闯进来的,实在是太少见了!即便是不灭巨神也没敢追击他们,更没敢直接打上门来!

萱幽花的目光扫过所有的真人,随即脸上露出一丝疑惑,双目光芒一闪,重新一个个的将洪洞世界的真人一一看过。

一个世界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就能说明一个世界拥有怎么样的实力,以洪洞世界所处的位置来说,洪洞世界中一般都是有两位六成真实境界的真人,还有其余的一些五成四成真实境界的真人,至于其他的奴仆之类则不算在其中。

所以萱幽花在找到了两位洪洞世界的六成真实境界的真人却没有发现万汤的身影后就疑惑起来。

其他的真人此时已经完全被萱幽花给忽略掉了,她的眼中只剩下方荡的分身还有红苕妙仙两个。

随后萱幽花的目光死死地盯在了方荡的分身身上。

紧接着萱幽花身形忽然一动,刹那间横跨数千米的距离,一拳朝着方荡的分身砸来。

萱幽花的拳头何等了得,一拳足以打爆一个六成真实境界的真人,血茧一拳在这一片虚空之中砸出了赫赫威名,不然也不会有血茧世界能够独霸一百多颗红桃的事情发生。

对于萱幽花来说,一拳砸开洪洞世界的大门一点都不鲁莽,如果洪洞世界中还有冰轩这样的准七成真实境界的真人坐镇的话,她是万万不会这么做的,但冰轩已死,她没什么可怕的了,至于那位洪洞世界奴役了冰轩的家伙,萱幽花就更不怕了,因为在萱幽花眼中,那个妖物就是万汤!

此时萱幽花朝着方荡的分身一拳砸来,方荡的分身只有方荡不到几十分之一的力量那里经受的住萱幽花的拳头?

在这一拳之威下,方荡的分身自然不甘心直接被砸成粉末,只能动用自己能够动用的最强大的神通手段。

方荡的分身毫不犹豫的双手一张,掌心之中飞出一道剑光,这剑光足有三米多长,宛若门板一般朝着萱幽花斩去。

萱幽花看到这一道剑光,嘴唇一翘,不由得哈哈一笑

,携着狂风暴雨一般的一拳猛的一收,接着方荡的剑光退回原位。

“万汤,你躲躲藏藏还真不是个男人!”萱幽花对于万汤竟然披上一张人皮很是不满。

方荡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无奈一笑,开口道:“故人前来,我应该设宴款待才对!请!”

方荡本来还想掩饰一下身份,现在既然已经被萱幽花识破,方荡也就不再掩饰,况且,方荡本来就对于血茧世界的合体吐纳之术还是很在意的,方荡尝试过合并气脉和真实之力,其中的难度方荡自然清楚,就如同叫水和油融为一体一样,方荡完全摸不到章法所在。

他知道这种神通手段必定是绝顶聪明之辈,偶然间得到的,靠方荡自己误打误撞,恐怕永生永世都无法摸到门径。

萱幽花有些嫌弃的看向方荡,“你就这个样子可不算是我的故人!”

方荡从善如流,身形一晃,身上的妖气勃发,瞬间变了一个模样,并非是万汤的样子,万汤乃是方荡幻化出来的并非是方荡妖族的本来模样,此时的方荡,双目深邃如夜空一般,眼中满溢的是无尽的星光,一头长发如刺破穹苍的黑色的宝剑,在阳光下闪烁着晶亮的光芒,方荡的身躯也变得有无数黑色的丝线游走,那是妖气在周转运行。

此时的方荡其实还是方荡的那张面孔,但却一下变得截然不同,方荡身上的血脉乃是玉面妖族,玉面妖族被誉为妖族最美,甚至因为美鲜血毁族灭亡。

此时的方荡境界晋升六成真实境界,妖气也同样进入六成真实境界,美得叫人窒息,美得叫整个洪洞世界中一切都黯然失色!

美得萱幽花一下就沉沦在方荡无尽的黑夜般的笑容之中。

美得九爪血章身上的滚滚妖气瞬间崩散,露出了瓷娃娃般的模样。

美得萱幽花怀中的白狐双目如痴如醉,舌头都伸出来忘记了收回去。

美得红苕妙仙险些站不住,她从未觉得方荡身上有那么一丁点和美有关的东西,但此时此刻,在她眼中方荡简直就是一块被上天磨砺了亿万年的黑色的宝石,浑身上下都充斥着致命的诱惑力。

方荡的这个妖族本体一现出来,整个洪洞世界的时间似乎都凝固住了。

方荡看着身前这些宛若中了定身法一般的家伙们,不由得摇头一叹,这也是他不愿意以妖族模样现身的原因之一,他是实力派,现在这张脸直接将他打入偶像派。

方荡干咳一声,伸出那只洁白如玉内中却又黑丝游走的手道:“几位,请到我的小世界中一叙!”

萱幽花蓦然醒转,一张脸竟然羞得通红,完全变了一副模样,低头娇羞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点头,宛若一只懵懂的鹌鹑一般。

九爪血章见方荡深邃的眼神望来,瓷白瓷白的脸上也是一红,连忙低头,一下闪入萱幽花身后,然后偷偷的探出一只大眼睛,悄悄的望向方荡。

白狐也连忙伸出爪子在嘴巴上乱划一气,将口水擦干净。

红苕妙仙觉得自己的心还在跳,并且越跳越快,不知不就觉得也跟在了方荡身后。

这本来是方荡招待萱幽花的,但红苕妙仙却没有半点自己是外人的觉悟,万一萱幽花出手攻击方荡呢?所以她必须出现在方荡的宴席上,保证方荡的安全。

胡姬还有其她两名方荡的女侍呆呆的站在原地,她们从不知道自己的主人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若当初方荡就是以这张面目出现在她们的面前的话,她们根本就不用去试探方荡会不会叫她们侍寝,甚至还准备和方荡同归于尽,现在,就算方荡不需要她们侍寝,她们也会想办法爬上方荡的床。

此时胡姬等三人忽然明白方荡当初那句你们不入我的眼是一句多么决绝的话语,当初她们听到方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觉得心中兴奋,轻松无比,但现在,回想起当初方荡的那句话,她们只觉得心中一片苦涩,似乎她们从未听过这么过分伤人的话语。

胡姬忽然开口道:“主人宴客,咱们怎么能不去侍候?快走!”

其余两女闻言,不由得一笑,那里还不明白胡姬的心思,当即跟着胡姬追着方荡的背影去了方荡的小世界。

剩下洪洞世界的诸多真人们看着洪洞世界中的鲜花尾随方荡而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些光棍们一个个痛心疾首,原来他们的界主竟然是这样的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是吃肉连汤都不给他们喝一口啊!

卑鄙!

嗯!实在是太卑鄙了!

对于方荡来说,萱幽花还有九爪血章算是他的第一位客人。除了他们之外还没有外人进入他的小世界中!

不久之后,方荡带着众女来到了一颗星辰之前,这颗星辰蔚蓝宛若宝石一般,在阳光下闪烁着纯净的光芒。

萱幽花和九爪血章一看到这颗星辰双目就猛地一亮,美目之中异彩叠闪。

萱幽花还有九爪血章从未见到过这样的星辰,她们觉得自己似乎一下回到了凡间一样,回到了第一次升上无尽星空,俯视自己居住的星辰的时候。

那种感觉阔别重逢,原本她们已经忘记了那种感觉,因为实在是太遥远的过去了。

即便是萱幽花还有胡姬四女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方荡的星辰,但每一次看到依旧还有赏心悦目的感觉。

“这是你的星辰?你怎么能打造出这样的星辰?”萱幽花兴奋地叫道。

方荡看了眼萱幽花,他带萱幽花来到自己的星辰可不光是为了宴客,也不是为了显摆自己的世界,而是别有目的,此时见到萱幽花的兴奋表情,方荡知道自己想要办的事情成了一小半。

方荡呵呵一笑,当前带路,直入星辰。

方荡的世界中生命繁多,草木兴茂,处处都是娇翠欲滴,称得上是一步一景,每一处都称得上是艺术品,尤其是见多了那贫瘠的世界的萱幽花和九爪血章,简直有种目不暇接的感觉,到处都是她们曾经只在凡间才见过的生命,还有不少是她们从未见过的。

方荡选了一块巨石落下,这巨石在在一座雾气昭昭的山巅,脚下是滚滚云海,左面是渐渐沉入云海之中的落日,右面则是初生的满月。

方荡伸手一招,便有一个个人族从巨石之后走出,这些人族还停留在蒙昧状态,如同原始社会的人一样,身上穿着的是兽皮草衣,无论男女身上都透出一种饱经磨砺之后才有的沧桑和坚毅。

他们捧着自己采摘的各种水果,还有酿制的果汁,用翠绿色的叶子包裹着双手奉上,摆在巨石上的一张白玉打造的方桌上,很快,就摆满了方桌,好似聚宝盆一样满满的堆着。

不过,萱幽花还有九爪血章还有红苕妙仙、胡姬三位侍女却没有看那些甜美的果实,而是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些原始人。

红苕妙仙忽然跟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叫了起来:”方荡,你竟然连人都打造出来了?“

人,是万物之灵长,是古神郑千辛万苦打造出来的存在,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存在。

道镜界的真人们打造不出诸多生命,并非是因为这些生命多么难以打造,而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详细的观摩这些生命,没有样本,但人不同,人在道镜界处处都有,但道镜界的真人们没听说过有谁打造出了人族,就是因为人太复杂了,复杂到了就算一个人站在道镜界的真人面前,随便研究都无法复制出来的地步。

就算是萱幽花这样的真人在这一片虚空中生活了不知多少年,也依旧没有听说谁能打造出一个活生生的人来。

可以说,造人就是整个巨树世界所

(本章未完,请翻页)有的真人的梦想,并且可以说是一生的追求,毕竟,如果能够造人了,那么就可以被称之为是造物主了!

见到这些人,对于众女来说,简直比见到了美得无边无际叫人窒息的方荡还要叫她们感到震惊。这件事如果传扬出去,足以叫整个虚空世界的真人们全都震惊。

方荡看着众女闪烁的眼神不无遗憾的道:“还不能称之为纯粹的人,他们的发声有些问题,还有,我推演了也一番,他们在繁殖上也有巨大的缺陷,三代之后就开始出现畸形,五代之后就自然断绝。现在我已经叫他们停止繁衍了。”

听到方荡说这些人还有些缺陷,使得众女心中安定了不少。毕竟造人是一件远远超出她们的想象甚至是承受极限的事情,在她们的眼中造人应该是古神郑那样的存在才能做的事情,或者是八成真实境界的真人才能触碰到一个边角。

方荡挥手,那些人族纷纷躬身退下,在他们眼中方荡就是神明,就是造物主。

方荡笑道:“诸位可以尝尝我的世界出产的这些水果,我个人觉得,已经有**成凡间果实的模样了。”

萱幽花目送那些人族慢慢消失在巨石之下后,才收回目光,此时再看方荡,萱幽花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敬畏,哪怕方荡造出来的并不是完整的人,但依旧远超萱幽花所见到的一切大能。

这比方荡一剑开天辟地还远远叫她敬畏。

毕竟,说到底,真人们追求的就是成为造物主,创造一方世界,甚至真人们似乎也明白,古神郑叫他们做牧星人的目的就是要他们成为一位造物主。

方荡达到了造人的境界,甚至都已经超越了七成真实境界的真人。

白狐在萱幽花的怀中偷偷伸出爪子,一把抓了个桃子过来,她对于造人什么的反倒并不怎么在意,毕竟她还远远没有达到那个境界,她更多的关注放在了这些她从未见过的散发着阵阵香甜气息的果实上。

咔!

白狐偷偷摸摸的一咬,随即口齿生香,一股甜蜜蜜的味道瞬间充斥在嘴中,随后这香味一下炸裂开来,顺着脖子一路下降沉入肚腹之中,一种巨大的满足感一下满盈心中。

当这香味散尽白狐心中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空虚,白狐当即迫切的望向手中的桃子,她的眼神都变了,似乎她手中捧着的是整个世界一样。接着就大口大口的地吃了起来。

萱幽花对于果子有些心不在焉,毕竟树木是相对比较容易打造出来的,所以在果实上她见识过不少,甚至在她自己的星辰上也栽种了不少,不过这些果实栽种出来之后,她吃过几次也就不再去吃了,她觉得这些果实寡淡无味,在她想来应该是她修为越来越高,口味也就变得和以往不同了。

毕竟在凡间的时候,随着修为提高,她也已经开始不再吃食物了。

所以幽冥花对于眼前的果实并不抱什么期待,随手下意识的拿起了在凡间的时候她一向最喜欢的荔枝,这种果实她在自己的世界中也种植了不少,不过,她已经至少数百年没有再去采摘食用了。

萱幽花手指熟练地在荔枝的外壳上面一划,就将荔枝白嫩的果肉剥出,一股甜腻的汁液流溢出来,顺着萱幽花的白嫩的手指流淌下去。

萱幽花的心思还在方荡造人的这件事情上,对于手中的果实相当不以为意,随手就放在了口中,随后,一股难忘的记忆陡然被惊醒。

这种记忆伴随着一种感动,一种来自内心深处,记忆最深处的感动,一种香甜的,叫人感到无限满足的感动。

“这个味道……”萱幽花一下就呆住了,所有的神念都从方荡竟然打造出人这么震惊的事情上转移到了手中小小的一颗荔枝上。

这种味道……好熟悉……

往昔的记忆纷沓而来。

第一次吃荔枝的时候的那种莫名的喜爱重新充斥萱幽花的心中。

萱幽花忽然明白了,原来不是她的口味变了,而是她打造出来得荔枝树只有其形却没有荔枝真正该有的味道,她以为她已经相当熟悉荔枝了,此时此刻,她才忽然明白,她根本就不了解荔枝,她所知道的也不过是口中的荔枝而已,真正的荔枝树应该是怎么样的她根本就不不知道,所以她打造出来的荔枝才似是而非,味道寡淡。

萱幽花先是抓起一颗荔枝来,怀着一种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将其再次放入口中,随即,萱幽花的表情变得,彻底的迷醉其中。

紧接着萱幽花就不顾一切的伸手直接抓了一大串荔枝,捧在手中开始飞快的吃了起来。

萱幽花旁边的九爪血章没有萱幽花那么多的心思,早就已经捧着一块哈密瓜大口大口的嚼起来,瓷白瓷白的小脸蛋上沾上了好几颗黑色的瓜子,她也完全不在乎,一口洁白的小牙牙咬得哈密瓜咔咔作响,埋头大吃,简直就像是一个饿殍一样。

方荡看着萱幽花狼吞虎咽,恨不得将自己的手指头都吃下去的样子,心中越发底定!

(本章完)

拉稀拉水吃什么药
手长时间握鼠标会酸
狮马龙活络油可以长期使用吗
小孩厌食不吃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